都已经快十点了,突然接到林丹的弟弟阿川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少年阿川的声音显得紧张而惊慌,要自己赶快到北山的别墅区去接他和林丹。放下电话,易红澜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担心。她隐约觉得林丹和她弟弟很可能遇到麻烦了,否则林川怎麽会那麽紧张? 易红澜考虑再三,她决定给丁玫打个电话:“您好,我是丁玫。现在我正在外出,有事请留言。嘀……” “丁玫,我是红澜。我现在要出去找林丹,如果明天早上我还没回来,你就去北山的别墅区找我们!” 放下电话,易红澜赶紧开始换衣服出门。她找了一条牛仔裤穿上,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皮夹克,又穿上一双运动鞋,然后出门开上自己的汽车朝着阿川说的别墅区而来。 远离市区的北山,在晚上显得十分安静,易红澜把车停在阿川说的那个停车场,然后走了出来。 将近午夜的山区吹起了阵阵凉风,女侦探易红澜虽然换上了皮夹克,还是觉得浑身一阵阵发冷,乌黑的长发被吹得飘了起来,她微微哆嗦着,抱紧双肩朝四周张望着。 四周一片寂静中,只有远处的别墅里亮着几点灯光,根本没有林丹和她弟弟的影子。易红澜心里不禁开始嘀咕起来,难道林丹真的出事了?职业的本能使易红澜觉得周围似乎有危险存在,她警惕地朝身后的那片树林看去。 就在女侦探回头的一瞬间,突然两台摩托车闪电一般从树林里窜了出来!雪亮的车前灯光直射在易红澜的脸上!易红澜被照得赶紧眯起眼睛,只见两个穿着一身皮装,蒙着面的少年正骑在摩托车上,一左一右地停在自己面前。 易红澜立刻意识到自己遇上了不良少年,看来他们要找自己的麻烦!看他们骑着摩托车的样子,易红澜忽然想起了上午将林丹带走的那个少年,面前这两个少年中,左边那个稍微瘦弱一点的少年的身形似乎和上午的那个少年很相似!女侦探稍微注意一下四周,似乎这两个少年并没有同夥。 “大美女!这麽晚来这里干什麽?是不是来找我们玩玩的?”那个壮实一些的少年放肆地用车前灯照在易红澜娇美的脸上,笑着问。 易红澜没理会他,转向另外的那个问:“林丹呢?” 那少年似乎吃了一惊,转而对同夥说:“阿光!别啰嗦了,动手吧?!”说着,两个少年发动了摩托车,朝着易红澜冲了过来! 易红澜站好脚步,眼看摩托车冲到面前,忽然一猫腰,从两台摩托车之间穿了过去! 两个少年扑了个空,也马上掉转车头。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突然拿出两根绳子,各自用手缠住一端,然后发动摩托车,又朝女侦探扑来! 易红澜见此,知道再不能客气了。她集中注意力,看着冲来的摩托车,突然身体一扭,敏捷地躲开缠向自己的绳索,并飞快地一脚踢出,踢向了那个瘦弱一些的少年!女侦探修长匀称的美腿准确地踢在那少年的后背上,那少年“唉呦” 一声,从摩托车上栽了下来!他手里的绳索几乎把另外一个少年也拉了下来! 易红澜赶紧跃到摔下摩托车的少年跟前,飞起一脚将刚要爬起来的少年又踢了个仰面朝天!她刚要过去抓起倒在地上的少年,忽然觉得背后一阵风声,一道冰凉的钢索缠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女侦探心里按叫不好!她赶紧用手抓紧在自己脖子上越缠越紧的钢索。随着身后一阵摩托车的轰鸣,易红澜被钢索拉倒在地上!倒在地上的易红澜擡头看见那个壮实的少年手里紧紧抓着钢索的另一端,一阵奸笑中发动摩托车,拖着倒地的女侦探朝着树林里驶去! 冰凉的钢索缠在脖子上,易红澜只觉得呼吸困难,她的身体被拖拉在地上。 眼看着那个残忍的少年拖着自己朝树林里飞驰,易红澜双手抓紧缠在脖子上的钢索,艰难地躲避着迎头撞上来的树木。 忽然她想起一个主意! 女侦探使劲抓牢钢索的一端,在自己被拖过一棵树时,猛地伸出腿,用脚腕死死地鈎住树干!一阵剧痛从鈎住树干的腿上传来,易红澜咬牙用力抓紧手里的钢索,使劲一拉!前面飞驰的摩托车上的少年被易红澜硬是给从车上拽了下来! 不等他从地上起来,易红澜已经跳了起来!她抓着手里的钢索用力一拉,将那个少年拖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那少年一声惨叫,松开手里的钢索,顺势滚到一边。易红澜也将缠在脖子上的钢索解开,摆好姿势,盯着对面已经站起来的少年。 那少年显然没有想到易红澜有如此身手,站在女侦探对面的姿势显得有些紧张,面罩下的眼睛里流露出畏惧的神色。 “林丹在哪儿?” 那少年一阵沈默,忽然转身就朝倒在地上的摩托车跑去! “想溜?没那麽容易!”易红澜紧追几步,飞身跃起,修长的双腿弹起像剪刀一样,准确地夹住那少年的脖子,将他狠狠地摔在地上!那少年见无法逃脱,转身爬起来。 “臭娘们,我和你拼了!” 易红澜轻蔑地看着张开双臂扑过来的少年,轻松地躲开对手的拳头,顺势一记肘拳打中他的肋下!不等惨叫的少年反应过来,易红澜侧过身,右臂夹住他的脖子,擡起右腿用膝盖重重地顶在他的胯下! 易红澜实在是恨这个少年年纪不大,却能使出用钢索勒自己脖子这种狠毒的手段!所以她下手也一点不轻! 眼看对手已经惨叫着,捂着胯下栽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彻底失去战斗力。 易红澜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此时才注意到自己刚才被在地上拖着时,皮夹克和牛仔裤都已经被划出好几个口子,大腿上也被划破几处。她一把揪起那少年,拖着痛得不停惨叫的少年走出树林。另外的那个家夥此时已经不知去向,想必是溜掉了。 易红澜从地上拾起那两个少年刚才丢下的绳子,转身将自己的俘虏的双手用绳子捆在背后,然后将那少年拉起来,摘下他脸上的面罩。那少年此刻虽然已经痛得五官抽搐,但脸上还是一副凶蛮的表情,两只大眼睛狠狠地盯着将自己制服的女侦探。 “带我去找林丹!” “什麽林丹?我不知道!” “还装傻?”易红澜看着那少年恶毒的目光,一阵厌恶,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快带我去!!” 那少年咬牙不做声,犹豫了一会,转身朝着别墅区里走去。易红澜手里抓着捆住少年双手的绳子,跟着他走去。 易红澜押着少年来到一栋别墅前,那少年来到门口时说:“那姐弟俩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易红澜瞪了他一眼,打开门推着少年一起走进来。 “林丹!林川!你们在哪儿?”女侦探站在宽敞的大厅里喊着。 “红澜姐!” 易红澜回头,只见林川满脸的委屈,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 “林川,你们没事吗?” “红澜姐!”林川好像要哭了似的,张开双臂朝易红澜跑来。 易红澜毫无防备,正要迎上来,忽然跑到她面前的林川猛地一把抱住易红澜的腰,用头顶住她将易红澜顶向了一张沙发! “林川!”易红澜惊叫一声,被林川顶得跌坐在沙发上,伸手就想要将他推开! 就在此时,那沙发后面突然站起一个少年,正是刚刚逃回来的阿进!他手里拿着一根宽丝带,猛地从背后勒住了女侦探的脖子!! “啊!”女侦探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立刻感觉呼吸困难。她拼命用一只手抓紧勒住脖子的丝带,另一只手朝后面的袭击者打去!阿进这次学乖了,他双手抓紧丝带,整个人马上又蹲到沙发背后。易红澜一下打空,身体被勒住脖子的丝带带着,半坐半站地靠在了沙发上! “阿川!快把我放开,快!” 林川离开正倒在沙发上挣扎着的易红澜,走到阿光面前解开了捆住他双手的绳子。阿光双手获得自由,立刻扑到正抓着脖子上的丝带、歪在沙发上的女侦探面前。易红澜此刻完全被动了,她双手不得不抓紧死死勒住脖子的丝带,靠在沙发上,眼看阿光扑了过来! “臭娘们!我让你凶!?”阿光大吼着,擡腿重重地踹在易红澜柔软的小腹上! “啊!”女侦探一声沈闷的惨叫,正扭动挣扎的身体猛地蜷了起来。 易红澜现在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她开始觉得大脑里似乎已经缺氧,整个身体也正在逐渐变得软绵绵的,想擡腿踢开阿光,可修长匀称的双腿却轻而易举地被对方抓牢! 阿光和阿川一人抓住女侦探一条腿,使劲分开。阿光突然狠狠一拳打在易红澜两腿之间! “打烂你这个贱X!” 易红澜已经连惨叫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她感觉一阵猛烈的又酸又痛的感觉从下身传来,可除了抓紧那要命的丝带之外,她现在毫无其他办法。 “阿川,来,把这个骚货的裤子扒下来!”阿光说着,就开始解正被勒住脖子在沙发上挣扎的女侦探的腰带。 “不要!不要!!”易红澜已经开始模糊的意识里大声地叫着,可实际上除了嘴唇在微微翕动外,根本没有发出声音。 绝望中的女侦探感到腰部一阵发凉,腰带已经被抽了出来,牛仔裤转眼就被扒到了膝盖上,露出里面那紧紧包裹着丰满的下身的白色内裤。 “臭X!”女侦探那精巧的白色内裤和里面那微微隆起的丰满性感的下体,激起了自觉受到侮辱的阿光的兽欲,他怒骂着毫不怜香惜玉地挥起拳头猛击失去抵抗能力的女侦探的小腹和胸部! 眼看着女侦探除了痛苦的扭动,毫无还手的能力,阿光一阵狞笑。他伸手抓住易红澜上身那紧身的黑色皮夹克,双手用力,“嘶喇”一声,连着里面的衬衣一起被撕开。阿光接着抓住里面那绣着花边的胸罩,推了上去!易红澜渐渐软弱的身体微微弹起,两个丰满硕大的乳房立刻坠落下来。 “哗!好大的奶子!!”阿光一声惊叹,擡手重重地抽打了易红澜丰满的乳房两下。 “阿进,快松手!”阿川忽然叫了起来,他发现被勒住脖子的女侦探已经翻起了白眼!被阿光淩虐的身体也似乎失去了反应。 轮奸是一回事,可若是杀死了人就是另一回事了! 阿进听见阿川的呼叫,赶紧松开手里的丝带,已经被勒得似乎昏迷了的女侦探半裸的身体立刻软绵绵地滑到了地上。 阿光紧张地伸手摸摸易红澜的呼吸,接着啐了一口:“呸!臭娘们,还有气儿!” 易红澜微微翻着白眼,身体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半裸的胸膛在轻轻地起伏着,一动不动。 “快!把她的衣服扒下来!” 阿进过来和阿光一起,先将女侦探的鞋子脱掉,然后将已经扒到膝盖的牛仔裤彻底脱下来,两条雪白匀称的美腿完全暴露出来。女侦探忽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身体微微抽搐起来。 几个少年赶紧继续动手,先将女侦探脚上的短袜脱掉。看见易红澜两只纤美匀称的玉足,阿进忍不住用手轻轻把玩起来。 眼看着易红澜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阿光怕这个身手不凡的美女马上苏醒过来,他赶紧拉开阿进,将女侦探纤美的双脚并拢,在脚踝上用绳索牢牢捆住;然后翻过易红澜的身体,将已经被撕破的皮夹克和衬衣剥下来,褪到乳房上面的胸罩也一把扯下来! 易红澜丰满雪白的上身赤裸出来,两只饱满的乳房充满诱惑地垂在胸前,她好像苏醒过来,两只月牙形的美目微微睁开,小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美妙的身体也轻轻扭动起来。 阿光和阿进赶紧将易红澜的双手扭到背后,不顾女侦探微弱的反抗,用绳子将双手交叉紧紧绑住。女侦探易红澜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裤,手脚被绑住躺在地上,雪白的脖子上一道醒目的红色勒痕,半闭着眼睛轻轻呻吟着。 看着这个身手不凡的美女终于落入自己手里,想到接下来可以对面前这个性感而丰满的美女任意蹂躏,三个少年不禁兴奋得难以自持。 “臭娘们,我看你还怎麽凶?!”一想起自己刚刚被女侦探抓住,在兄弟面前丢尽面子,阿光忍不住又恼怒起来,他骂着用脚踢着易红澜赤裸的身体。 易红澜一声呻吟,慢慢地睁开眼睛完全恢复了知觉。 “啊!你们!”女侦探一声惊叫,眼看着自己几乎一丝不挂的样子,她下意识地想起来,立刻发觉自己手脚已经被捆住。 “贱X!”阿光骂着挥手抽了易红澜一记耳光,接着将女侦探身上仅存的白色内裤也撕了下来! “不要、啊!”女侦探徒劳地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尖叫着。 形势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刚刚还在外面的停车场痛打了两个不良少年的美丽的女侦探,现在已经被剥光了衣服,赤身裸体地被捆绑着手脚,彻底落入了对方的掌中。 看着女侦探那充满成熟女人魅力的丰满的裸体,阿光心里涌起一种难以遏止的兴奋。易红澜那圆滚滚的雪白的屁股、格外丰满的乳房和微微弯着的圆润匀称的双腿,还有披散在双肩上的长发和性感的红唇间断断续续漏出的呻吟,看在少年的眼里,激起了一股施虐的欲望。 阿光忽然回头拾起易红澜的腰带,握在手里挥舞着抽向面前那雪白性感的裸体! “啊!不要、啊!”皮带落在女侦探雪白的屁股和大腿上,立刻出现一道道醒目的红色伤痕!易红澜翻滚着,挣扎着躲避阿光手里恶毒的皮带,不断发出痛苦的惨叫。 被扒光衣服抽打的羞辱,和来自肉体的疼痛混合在一起,易红澜痛苦地挣扎着,随着阵阵悲鸣,屈辱的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 眼看着女侦探美丽的肉体上出现道道伤痕,阿光更觉兴奋。他不住喝骂着,挥舞着皮带残忍地抽打着被捆绑住手脚的易红澜。阿进和阿川眼看着阿光对易红澜施虐,美丽的女侦探赤裸着身体,毫无反抗能力地挣扎、哭叫着,也感到极大地满足。 阿进见易红澜雪白的屁股和大腿已经被抽打得红肿起来,羞辱地哭泣着的女侦探的声音也渐渐嘶哑,赶紧对阿光说:“阿光!够了吧?别把这个骚货给打残了!” 阿光喘着粗气停止了抽打,易红澜也无力地呻吟着,身体轻轻抽搐着,伤痕累累的屁股和大腿在雪白丰满的身体上显得格外显眼及充满吸引力。 阿进眼睛转了转,走到客厅里的一张不到半米高的矮茶几前,将上面的东西都搬开,然后对同伴说:“阿光,阿川,你们把那骚货捆到这上面来!” 阿光立刻面露淫笑,他和阿川擡起浑身瘫软的易红澜,朝那矮茶几走去。 易红澜意识到这三个少年要对自己做什麽,可她现在不要说手脚被捆住,就是刚刚被拷打过的身体也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勉强挣扎着,悲哀地摇着头呜咽着哀求:“你们放开我!不要啊……你们、饶了我吧!” 女侦探的哀求更加激起少年施暴的兽欲,阿光恶狠狠地说着:“臭娘们,你不是很凶吗?怎麽求饶了?!哼!你就等着我插爆你的贱穴吧!” 阿光和阿川将易红澜擡到茶几前,解开她脚上的绳索。 “臭娘们,跪上去!!”阿光狠狠地踢着女侦探那被抽打得微微红肿的丰满肥嫩的屁股。 “不、你们不能这样!啊!啊、阿川、住手!”易红澜绝望地尖叫着,被少年擡起来,脸朝下按倒在茶几上。 阿进按住不断摇晃悲啼的女侦探的头,阿光和阿川抓住女侦探的双腿用力分开,强迫易红澜跪在窄小的矮茶几上。 “不许乱动!骚货!!”阿进恶毒地骂着,揪住易红澜的头发,使劲将她的头朝茶几上撞。 “啊……”女侦探嘴里发出沈闷的呻吟,挣扎逐渐微弱下来。 阿进赶紧趁机拿绳子分别在易红澜的双臂上缠紧几道,又在她雪白的脖子上松松地绕了两圈,然后将绳子再捆在茶几的腿上,将女侦探的肩膀紧紧地抵在茶几面上,上身被牢牢固定住。 在女侦探背后的阿光和阿川也忙个不停,他俩分别抓住易红澜一条腿,将她双腿分开摆到茶几边缘,用绳子在膝盖和脚踝处绕几圈后结结实实地绑在茶几的另两条腿上。 女侦探易红澜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美妙的身体绻着跪在窄小的茶几上,两个雪白丰满的大乳房被压在茶几面上,肥嫩肉感的屁股高高撅着,前后两个迷人的小肉洞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双肩和双腿被绳子紧紧捆绑在茶几腿上,只有腰和臀还能活动,披散的长发下的头软弱无力地垂在茶几外面,小嘴里不时发出痛苦羞耻的呻吟。 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侦探赤身裸体地被捆在矮小的茶几上,毫无抵抗能力地等待着自己淩虐,三个少年兴奋得不禁浑身发抖。 阿光感到自己底下那根肉棒难以遏止地膨胀起来,他走到茶几前,女侦探那肥厚的屁股中间,形状迷人的窄小浑圆的菊花蕾令他一阵激动,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着:“贱人!刚才在外面你竟敢踢我的小弟弟?!我现在要报仇! 我要插爆你这个下贱的屁眼!!“ 易红澜刚才几乎被阿进勒死,又遭到阿光的一顿抽打,现在又被扒光了衣服捆绑在茶几上,不禁浑身疼痛无力,脑袋里也昏沈沈的。听见身后阿光恶毒的咒骂,要被三个少年轮奸的恐惧立刻使易红澜惊慌地尖叫起来:“放开我!啊!! 别……别动啊!放开我!!“ 感觉到少年的手开始在自己屁股上乱摸着,易红澜一阵惊慌,使劲地摇晃着雪白的屁股,几乎把小茶几给晃倒了。 “该死的!贱货!不许动!!”阿光骂着,使劲用手掐着易红澜大腿上娇嫩的肌肤。 “啊!不要、不要!”易红澜痛得浑身发抖,几乎就要哭出来了。 雪白的大腿上立刻在刚刚被皮带抽打出的伤痕周围,又出现两个鲜红的手指印! “大美女,你还是老实一点,少吃点苦头吧!”不知什麽时候,阿进也脱了自己的衣服,走到易红澜身后。他蹲下来,双手扶着女侦探颤抖着的下身,脸凑到了易红澜双腿之间,仔细地看着那似乎能捏出水来的娇嫩的肉缝。 易红澜肉缝中前、后两个小穴的形状十分迷人,阴户周围那些黑色的卷曲的阴毛有些淩乱,两片暗红色的大阴唇十分饱满,微微张开着露出了里面娇嫩的壁肉,由于受到淩虐而羞耻的缘故,上面竟然有些微微闪亮的液体!淡褐色的肛门似乎在翕动着,浑圆的形状令阿进忍不住想把手指伸进去! “呸!不要脸的骚货!已经要流出水来了!!”阿光看见女侦探粉红色的小肉穴周围那闪亮的淫水,不禁狠狠地骂着。 “没有!啊,你们不能这样!不!”羞辱万分的女侦探拼命摇着头,她感到阿进似乎把舌头凑到自己的阴户上,轻轻地玩弄着鼓胀的肉珠。一阵电流似的感觉袭击上来,已经满脸发热的易红澜嘴里抗拒着,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摇摆起来。 阿光朝自己手指上吐了点唾沫,然后狞笑着将手指慢慢插进易红澜后面的小肉洞里。 “呜!不!不要!啊……”一种被淩虐的羞耻涌上来,混合着来自肛门的涨痛,那少年手指在屁眼里粗暴地转动着,使易红澜难过得闭上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屁股轻轻地摇晃着,说不出的苦闷和难过。 “啊!”易红澜浑身猛地一抖,感觉到一只有力的手掌粗鲁地抓住了自己被压在身下的丰满的乳房,使劲地揉搓着。全身的敏感的部位都落入少年粗暴的玩弄中,女侦探觉得十分的羞耻和痛苦,明知已经难逃被轮奸的悲惨命运,可易红澜还是无法接受身体被不良少年肆意蹂躏的事实。 易红澜已经快哭出来了,她正闭着眼睛呻吟着,忽然感到一根火热的硬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脸上。易红澜睁开眼睛一看,不禁轻轻哀叫起来。原来阿川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走到茶几正面的矮椅上坐下来,将自己的肉棒凑到易红澜耷拉在茶几外面的头前,轻轻撞击着女侦探娇艳的嘴唇。 易红澜刚“呀”地惊叫着想扭过头,长发已经被阿川揪住,阿川一手捏住女侦探的脸颊,不由分说地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了易红澜微微张开的小嘴里。 “唔!”易红澜被阿川的肉棒直捅进喉咙里,差点呛得吐出来。无论怎样阿川也是自己助手林丹的弟弟,易红澜见过他好几次,也算是认识的人,被自己认识的少年如此淩辱使她实在难以接受,悲哀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红澜姐,你就认命了吧!好好伺候我们吧!”阿川说着,脸上挂着残忍和淫亵的微笑。他一手揪住易红澜的头发,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肉棒,粗鲁地在女侦探的嘴里抽送起来。 “阿川,你不能这样!”易红澜在心里绝望地呼叫着,被少年粗暴占领的嘴里却只能模糊不清地呜咽着,羞辱痛苦的俏脸上满是斑驳的泪痕。身后被阿进用舌头玩弄着的肉穴里传来的阵阵快感,和肛门里阿光手指转动带来的疼痛使易红澜全身酸软,反抗的意志也似乎要被消磨掉了,只剩下凄惨的雪白肉体在不住地颤抖。 阿光逐渐将另一只手指也插进被蹂躏的肉穴里,两只手指一起转动起来,他感觉到女侦探肛门里逐渐湿润的肉壁缠绕着自己的手指,面前带着道道伤痕的肥大的屁股也左右摇摆着,似乎充满诱惑地在勾引着自己。 “臭娘们!还真够下贱!!已经流了这麽多水了耶!”阿进擡起头,眼看着易红澜被自己的唾液和羞耻的蜜汁弄得一塌糊涂的的阴户,慢慢将自己的肉棒挺了过去。 “阿进,你先等等!”阿光忽然抽出手指。“让我先来给这个骚货来个屁眼开花!” 已经被折磨得昏昏沈沈的易红澜,听见两个少年将自己当作玩物一样地争夺着,全然不顾自己的意愿,更觉羞辱。况且一想到被人从屁眼强暴的巨大痛苦和羞耻,易红澜不禁忍不住要尖叫出来,可是嘴里含着阿川的肉棒,根本就喊叫不出来。 阿光残忍地用手握着粗大得可怕的肉棒,狠狠地顶向了女侦探不断扭动着的屁股中间那刚刚遭到手指淩辱的肉洞! “不!”易红澜在心里喊叫着,她的牙齿似乎咬痛了嘴里阿川的肉棒,少年恼怒地将家夥从女侦探的小嘴里抽出,揪着她的头发左右抽起耳光来! “贱女人!连吹箫都吹不好?”阿川也变得粗暴凶狠起来。 易红澜被阿川的耳光抽得脸上火辣辣地痛,身后阿光的肉棒还在粗鲁地在自己的屁眼外乱顶着,一阵阵悲哀和羞辱袭来,她忍不住哭着哀求起来。 “呜呜呜、你、你们要干什麽呀!饶了我吧!别、不要!唉呦,啊!” 阿川看着美丽的女侦探被他们蹂躏欺淩得痛不欲生、哭叫哀求的悲惨样子,更加痛快。他不停地抽着易红澜耳光,嘴里还骂着:“骚货!你还不老实?不许再动了!” 易红澜已经被他们折磨得快精疲力尽了,浑身汗水淋漓,渐渐地也挣扎不动了。阿光抓住机会,双手牢牢抓紧女侦探丰满的屁股,终于将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捅进了易红澜的肛门里! “啊!啊!!!……”易红澜用尽最后的力气,猛地擡起头,发出尖锐的悲鸣! 她感觉到一根粗硬的家夥猛地刺穿了自己的肛门,一种撕裂的疼痛火烧一样袭击着女侦探的身体,巨大的疼痛使她一瞬间仿佛全身都麻木了。 “呼!终于插进来了!这骚货的屁眼真紧哪!”阿光感觉到自己紧紧抓住的汗津津的雪白的屁股不停地抽搐着,被自己强暴的女人的肛门里也紧紧地收缩起来,让他十分痛快,用力地抽插起来。 没想到会被这三个比自己小了将近十岁的少年这麽残忍地强奸,而且是从屁眼开始,可怕的念头在易红澜的脑子里闪过,她彻底绝望了,陷入了无边的痛苦和羞辱中。 从被强奸的肛门里传来的疼痛和酸涨使易红澜浑身不停地冒着冷汗,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发疯了,虚弱但执着地左右扭动着屁股,徒劳地想要逃脱阿光残酷地淩辱。女侦探的痛苦和挣扎使阿光感到更大的快感,他喘着粗气,抓紧易红澜的屁股更加用力地奸淫起来。 易红澜逐渐感到后面遭到强暴的肉洞好像麻木了一样,而且连自己的下半身好像都失去了对疼痛的反应,只有一种又酸又涨的感觉从肛门里传来,而且好像有少量液体顺着两腿之间流了下来。 看着美丽的女侦探被剥光衣服捆在茶几上,丰满的身体颤抖着遭到野蛮的奸淫,被阿光粗大的肉棒撕裂的肛门流出鲜血,流在雪白细腻的大腿上,三个少年都感到一种难以抑制的残忍的愉悦。 阿川觉得自己的肉棒涨得难受,他又抓过易红澜的头,粗暴地将肉棒塞进正呻吟哭泣的女人嘴里。怒挺的肉棒伸入易红澜温暖的嘴里,阿川觉得一阵颤栗,坚持不住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喷射进易红澜的小嘴里。 腥热的精液猛地涌进易红澜的嗓子里,呛得她猛烈地咳嗽起来,口水混着白浊的精液,顺着悲哀的女侦探的嘴巴一起流了下来。 阿川满意极了,他握着已经软下来的肉棒,在易红澜的挂满泪水的脸上胡乱蹭着,将上面残留的精液都抹到了她脸上。 此时在易红澜背后的阿光也突然叹息着,身体猛地一挺。易红澜也随着感觉到身后的小穴里一热,一种完全的悲哀和羞耻猛然升起,她屈辱伤心地号啕大哭起来。 阿进眼看着随着阿光抽出肉棒,女侦探被撕裂撑开的菊花洞里缓缓流出一股白浊的精液,和鲜血混合着顺着伤痕累累的大腿流淌下来。易红澜的原本紧凑浑圆的屁眼,在阿光粗大的肉棒长时间粗暴的蹂躏下,已经被撑成了一个小小的圆洞,还不停翕动着。 阿进早就忍不住了,他也感觉到从屁眼来奸淫这个美丽的女侦探肯定会更舒服。阿光刚站起来,他就过去抱起女侦探肥美的屁股,粗鲁地将自己的家夥插进了受伤的肛门! 易红澜已经彻底没有挣扎的力气和意志了,毫无快感而言的强奸使她羞辱难当,只能嘶哑着声音哭泣哀号,任凭阿进粗暴地淩虐自己的身体。 当第二天上午,丁玫根据易红澜留下的电话留言赶到这里,带领警察找到这所别墅时,三个大肆淩虐美丽的女侦探易红澜整整一夜的少年,竟然正像没事一样,大模大样地在睡觉。 遭到残酷蹂躏的女侦探易红澜则还像一条狗一样,一丝不挂地跪着被捆绑于那小茶几上。易红澜脸上和下身糊满了少年的精液,臀部和大腿上伤痕累累,已经奄奄一息了。 在楼上的卧室里,丁玫还找到了另一个被少年轮奸的受害者。林丹和易红澜一样,被赤身裸体地捆绑在床腿上,嘴被胶带封住,身上布满被施暴的痕迹。 三个胆大包天的少年当然受到了严厉的制裁,被控绑架、轮奸、故意伤害等多项罪名。而案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可怜的林丹,不仅因爲遭到轮奸,更由于被自己的亲弟弟强奸,她几乎精神崩溃,过了好几个月才渐渐恢复过来。